九天神婿陈黄皮 047 邪魅

小说:九天神婿陈黄皮 作者:陈黄皮叶红鱼 更新时间:2022-02-17 00:48:44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[]

  鸭舌帽李津的身份让我顿感好奇,直觉告诉我,他也许并不是风水圈子里的人。

  而当我看向他时,他的目光也在台上参赛的风水天才们身上游走。

  他显然也在找我,不过不是找现在的我,而是在找古星辰。

  最后他没找到,失望地摇了摇头。

  这时,古河从主台上站了起来,他坐的并不是最中央的位置,核心席位上还坐着两位老者,想必是玄门正统龙虎山这种大宗们的来客。

  不过古河是玄天帖的下帖者,作为东道主自然由他来主持。

  他冲众人摆了摆手,道:“首先感谢来自各大玄学宗门的老友以及年轻天才们赏脸,这次玄门大会的意图想必大家也知道了,那就是入青丘坟,镇杀鬼母之魂。因为此行凶险,所以我们需要选拔出五位最优秀的天才,陪同三位身份特殊之人一起进入。”

  说完,他指了指固定席位上三人,介绍道:“其中一位是我孙女古灵,她的身世和青丘坟有关,自然要进入。另外一位不是我们玄门中人,但却和风水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她也是此次大会半个东道主叶家后人,更是名震四方的青麻鬼手的孙媳妇,叶红鱼。至于这第三个人……”

  说到这,他干咳了一声,才继续道:“他不是来自玄学宗门,身份特殊,不便透露,不过他掌握的线索非常多,有他在,这趟青丘坟之行胜算更大。”

  古河的介绍让我对这个李津越发好奇了,难道他是用自己掌握的线索换得了这个席位?

  感觉不太可能,隐隐间我大概猜到了他的身份。

  他十之八九来自上面。

  自古以来,风水一途都和皇家密不可分,历朝历代都有着自己的国师、天师,那玄门正统龙虎山也素来插手庙堂。

  虽说当今年代,风水圈子成了民间玄学,但庙堂之上其实也是有着一个队伍的。

  那个被古河称为天下第一镇守皇城的老乌龟,他其实就是充当着当代天师的角色,爷爷也跟我说过这个人,单说这天下第一的风水大师可能在龙虎山或者昆仑山,但要说这杀人第一的风水师,绝对是坐守皇城的陈北玄。而他的绰号其实不是老乌龟,而是入云龙。

  如果李津是来自上面,那一切就合理了,他们掌握的讯息绝对不比任何一个玄学宗门少。

  而这也让我越发好奇,那个可能是我父亲的怪人,以及西江地底的陵墓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。这斩龙之局实在是牵动了太多关注,就连官方都派人过来了。

  很快,古河就介绍起了比试规则。

  规则倒也简单,参赛的一共有五十位风水师,分为两组,每组进行一场集体赛,集体赛顾名思义,就是全组风水师上一个擂台,八仙过海各显神通,最后留在擂台上的五名风水师算是过关。

  最终两组脱颖而出的十名风水师,还要进行一场破阵赛,十人将被一起送进一个禁地,率先走出来的五名风水师,将成为最终胜者,可以进入青丘坟。

  规则听起来很简单,其实也很残酷,因为不排除我这种被联手绞杀的情况,而这就是现实,如果连这种危机都化解不了,哪怕进了青丘坟,也将成为里面的一具枯骨。

  半个小时后,将举行第一小组的淘汰赛,而我自然被安排在了第一小组。

  按古河的意思,我要在第一小组‘落败’,当着所有风水大佬的面让自己显得不是很强,这样有助于我不被盯上,能放松他们对我的戒备,让我活得更久一些。

  不得不说,古河虽然别有用心,以为我是他们古家的马前卒了,但这一招瞒天过海确实正合我意。

  开赛前,我特意去和叶青山和红鱼见了一面。

  叶青山很期待地对我说:“黄皮,叶家的气运就放在你身上了。不给我拿回一个名额,你不配做红鱼的丈夫!”

  “爸,你说什么呢,别给黄皮哥那么大的压力。”叶红鱼有点生气,然后柔声对我道:“黄皮哥,你不用给自己压力,谋事在人成事在天,就算不能拿到名额,我也不会怪你。”

  我温和地笑了笑,说:“我一定会陪你一起进入青丘坟!”

  但是我不能告诉她,我将以古星辰的身份陪她进入。

  很快,第一小组淘汰赛正式开始。

  二十五位风水师一起上场,我大概扫了一眼,就暗道不好。

  这分组显然有猫腻,我这组的风水师很强,苏青荷以及另外几个让我看不透的风水师都分在了这个小组。

  看来古河没有恐吓我,那几个金字塔尖的风水大拿,真的是要借刀杀人了。

  如果我死在了这群年轻风水师的手里,想必哪怕是高冷男也束手无策,毕竟这是公平比赛斗法,生死由命,他总不能为了我得罪整个风水圈,大杀四方吧?

  伴着金锣三声,淘汰赛正式开始。

  这些风水师立刻四下散去,同时将自己的一身本领都展示了出来。

  有人放出了一条大蛇盘在身上,看着极其诡异。

  有人握着灵塔,口中念念有词,显然是想招鬼为己用。

  还有人手中举着一把屠刀,一副要举刀杀人的凶狠姿态。

  ……

  手段齐出,显然他们是想一上来就镇住参赛的风水师,让人不敢与其斗法,尽可能的往后留。

  不过他们虽然厉害,但其实我大概观了下气,基本都在洞玄境之下,应该不是我对手。

  这也正常,如果风水师那么容易练气,我也不会被爷爷称为天才,甚至为了保我,还不惜葬送青麻鬼手的命。

  但是有两个人,我不得不重视。

  其中一个自然是苏青荷了,她安静地站着一动不动,眼神中满是冷傲,像是不将一切放在眼里。

  另外一位是个很瘦的男人,按理说年龄应该不大,但是却骨瘦如柴,看起来阳气都不足了,弱不禁风的样子,却给我非常危险的感觉。

  而且这瘦男人右手手腕上还绑着一根红绳,这红绳的另一端系在他身旁的棺材上。

  这不是普通的黑棺材,而是一口水晶棺。

  我看到棺材里躺着一具女尸,穿着透明纱衣,长相和身材都不错,看起来跟刚死得一样。

  但我知道,她绝不是刚死之人,这棺中女尸诡异的很,特别是那高高隆起的小腹,明显怀孕七八个月了。

  这时,瘦男人拉着水晶棺一步步走向了我。

  邪异一笑,他对我道:“你就是陈黄皮?今天我李秋石正式通知你,你的命我收了!”

  李秋石?我倒是不认识。

  这时,我突然听到有人惊呼:“不好,居然是香炉女尸,怎么能让这种妖人参加玄门大会?”

  听到香炉女尸四个字,我楞住了,李秋石我可以不认识,但这香炉女尸我可是听过的!

  那是晋候墓里的一具诡异女尸,专门蛊惑那下墓的土夫子跟她行房。

  日赵香炉生紫烟,这是倒斗圈子里流传很广的一句打油诗。

  赵香炉就是那香炉女尸,她肚子里的孩子被戏称紫烟,而她怀孕是死了后被盗墓的土夫子玷污了之后才怀上的!

  我皱起了眉头,这香炉女尸不知怎么被盗出来了,看样子分明是冲我来的!

  突然,水晶棺里的美艳女尸猛地睁开了眼,她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我,还邪魅地冲我笑了起来,跟认识我似的。

  说实话,她这样子看得我心里发毛。

  但我却心中一喜,这玩意也是晋候墓里出来的,而李津说那可能是我父亲的怪人在晋候墓里一拳打爆了个千年尸王。

  我寻思这对我来说是个机会,只要制服了这邪异女尸,指不定能套出点关于那怪人的重要讯息。

  隐隐间我总感觉它们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如果能多掌握点线索,去青丘坟的存活概率也能高上不少。1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