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天神婿陈黄皮 050破阵

小说:九天神婿陈黄皮 作者:陈黄皮叶红鱼 更新时间:2022-02-17 00:48:44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我们三人磕着头,血流到了身前地上,很快就有了反应。

  首先是秦君瑶那边,她跪下叩拜后,眼前的地面突然卷起一阵尘土。

  紧接着,这阵尘土逐渐铺开,铺出了一条路,这条路一直铺到了巨大的石墓石壁上。

  在这条土路上阳气鼎盛,甚至用肉眼都能看到那滚滚的纯阳之气。

  一朵朵繁花盛开,象征着蓬勃的生机,生生不息。

  这是三门阵的生门,也是三界阵的人门。

  天地人,天是茫茫天道,地是幽幽阴间,而人则是天地生灵,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,是三界中流砥柱。

  所以这人门是很重要的,必须是纯阳命格之人才能成为这破开人门的门童。

  看来秦天道算计一生,想要让秦君瑶入局,但爷爷早就一眼看穿。

  爷爷将计就计,诱秦家入局,看中了秦君瑶的命格,是非常适合做这三界阵的人门之引的。

  当这蓬勃的生机绽放,秦君瑶也被这浓郁的生命气息给吸引了。

  .

  她缓缓起身,沿着这一条纯阳大道一步步前行。

  每走一步,她身上的气息就和这大道上的纯阳之气慢慢融合。

  她的气机不断变强,她助人门大开,而她也得到了千载难逢的造化。

  终于,她走到了石壁前,她将手放在了石墓上。

  瞬间,石墓上出现了一道青光,青光闪烁,最后若隐若现的变成了一道道符咒。

  秦君瑶安静坐下,坐在了这道符咒下方。

  她取出了爷爷埋下的那个红布包裹,里面有着爷爷留下的一封信,她拿出信安静地看了起来。

  再看叶红鱼,她那边则和秦君瑶完全相反。

  在叶红鱼的前方,阴气弥漫,浓浓的阴气卷起寒冽的阴风,阴风如刀,割得空气都沙沙作响。

  这逼人的阴气同样铺开了一条道,一条比黄泉路还要阴森的鬼道。

  鬼道之上,阴气翻腾,幻化出了一只只凶神恶煞的厉鬼。

  有手持钢叉的鬼夜叉,有双眸如血的怨灵,有披头散发的恶鬼……

  它们挡在了鬼道之上,想要阻止任何人前行。

  叶红鱼抬起了头,目光如炬。

  他踏步前行,每走一步都步履坚定。

  恶鬼们疯了似的朝她扑了过去,抓住了她的头发、四肢,开始疯狂的撕咬拉扯。

  别看这只是幻象,并非真实存在的攻击。

  但我却很清楚,叶红鱼此时是真切地感受着恶鬼的纠缠,如果不能破除心魔,她将再难前行,永远的留在鬼道之上,再也走不出来。

  这就是阵法的厉害之处,古时候厉害的风水师,如果精通奇门遁甲,落下大阵,甚至可以困住十万雄兵。虽说当下年代奇门遁甲已经逐渐淘汰,但不出则以,一出必惊天。

  我为红鱼暗暗捏了把汗,我看到她双目紧闭,眉头紧锁,正在拼命地抵抗恶鬼的侵蚀,她的精神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。

  就在这时,叶红鱼的体内竟突然发出一道低沉的龙吟之声,而她也猛然睁开了眼。

  此时的她宛若天神下凡一般,全身笼罩着一层金光,与黑色鬼气格格不入的金光。

  她的身上宛若盘着一头天龙,一下子就震碎了一切魑魅魍魉。

  她开始往前走,那些阴气幻化而出的恶鬼再也抵挡不了她分毫,每当她往前踏出一步,那些阴气就逐渐涣散,最后聚于她的脚底,就像是已经臣服于她。

  看到这一幕,我松了口气,叶红鱼的心性超乎了我的意料。

  我寻思得亏是有了阴姑之魂的存在,她才能破得此鬼阵,换做其它任何一个人过来,很可能都无功而返,最后成了这阵中迷魂。

  不过虽然心中松了口气,与此同时我也升起另一个让我惊惶的念头。

  叶红鱼刚才体内为何会出现龙吟之声,那是我的幻觉吗?

  还是说她身上也有龙气?

  我突然想到了之前的猜测,如果说她是冢虎陈山河的女儿,她是爷爷在青龙山屠龙的那晚种下的种子。

  那爷爷屠养龙墓之龙,和红鱼的出世有没有什么关系?

  我脑子里冒出一个荒谬却又可能性极大的念头,叶红鱼会不会也是陈家养龙大墓造就的天人?

  这个念头让我有点害怕,因为这背后可能会牵扯到另外一个阴谋。

  我不敢再去乱想,先破掉这三界阵,进入阴姑石墓再说,真相已经不远了。

  而叶红鱼破除一切恶鬼后,她也很快走到了鬼道的尽头,来到了石墓前,抬手放在石壁之上。

  和秦君瑶一样,在叶红鱼身前的石壁上出现了一道道黑色的符咒

  当这些符咒出现,秦君瑶身前的符咒越发的清晰,就像是遇到了同伴,在遥相呼应一般。

  我做了个深呼吸,两位女人已经成功破了各自的阵门,现在该我了!

  我只能成功,不能失败!

  将一身纯阳之气释放开来,我踏着罡步,一步步朝前走。

  我的身前出现了一道道耀眼的光芒,这光芒来自九天之上的明月,来自那褪去的太阳,来自那浩瀚的星空。

  这些光汇聚在了我的前方,照射出了一条璀璨的光明大道。

  我一步步向前走,没有受到任何的威压,整个人如沐春风,身上暖洋洋的极其舒服。

  很快我就走到了石壁前,这出乎了我的意料,没想到这神门竟然是最容易破阵的,比秦君瑶的人门还要简单。

  我抬起了手,也想放在石壁之上。

  不过当我刚抬起手,我整个人却突然动弹不了了,原来最难的在这最后一步。

  我动弹不了,与此同时一道夺目的光辉突然从天而降。

  这道光彷佛来自九天之上,是那无上的神光。

  神光璀璨,容不得任何人亵渎,只能匍匐跪拜。

  我双腿一软,下意识地就想跪在地上。

  但与此同时,我心里却有着一个声音在提醒我,陈昆仑,你不需要跪!

  就这样,我的身体半弯在了那里,站不起来,跪不下去。

  很快,那神圣的神光又威严了些许,疯狂地朝我施压,让我的膝盖离地越来越近。

  我感觉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,二十来年人生经历在脑子里走马观花。

  我拼了命的想要抗争,下一秒却双眼一抹黑,昏死了过去。

  很快我却又醒了过来,我发现我并不在地上,而是在天上。

 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幻觉,还是说我已经死了,这是灵魂出窍。

  我抬起了头,我看到了不远处飘着一个人,准确来说应该是一个神吧,我幻想出来的神。

  我不知道这世上有没有神,但我真没想到我脑中的神会是这样的。

  他坐在一团金莲之上,看起来像是一尊大佛。

  他的身上笼罩着七彩金光,金光泽泽,让人忍不住就想顶礼膜拜。

  “陈昆仑,你何德何能,敢破我神门?”那一身佛光的大佛用威严的声音问我。

  我说:“我欲开神门,寻我陈家秘密,助天下太平。”

  佛说:“我普渡众生,众生皆我信徒,何须你渡?”

  我道:“芸芸众生,总有一些人,是你渡不了的,我既然出现了,说明我必须这样做。”

  佛又说:“你愿助我普渡众生?”

  我点了点头,他又道:“天道无边,佛海无涯,当你走到尽头,却发现杀戮才是真理,只有拿起屠刀才能立地成神,普渡众生,你还愿意追随与我吗?”

  说完,他的大手落在了我的头顶,将我压得跪在了空中。

  我猛然想起了陈青帝当初对我说的那句话:“陈昆仑,天道无边你有边,千万别迷失了自己。”

  陈青帝那是什么意思,难道当初他也破过三界阵?

  他是在提醒我,要顺着这个大佛的意思去说吗?

  我下意识想要点头附和,不过就在这时,我又想起了当年扛棺的青衣男说的那句话:“这个世上没有神明,神在心中,你就是神。”

  想起这句话,我整个人猛然间多出一丝浩然之气。

  这一刻我仿若顿悟,我高傲地抬起了头,直视着金莲上的那尊大佛。

  我豪气冲天地说:“天道有边,我无边!你不渡人我来渡!”

  说完,我抬起了手掌。

  一掌轰向了那望不见尽头的大手,就像是蚍蜉欲撼树。

  然而,下一秒那大手却突然被我轰碎。

  紧接着,大佛逐渐虚幻,菩萨垂泪。

  它的金莲也瞬间裂开,化作了一朵朵金莲从天而降。

  金莲变成了一道道金色的经文,落在了石墓之上。

  下一秒,我睁开了眼。

  幻象消失,天门大开,阵法已破。1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