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成皇 883.岳鹏折道

小说:穿越成皇 作者:赵洞庭 更新时间:2020-03-30 01:30:0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7777.!无广告!

  长沙皇宫之内又有信鸽飞往达州。

  夜里。

  院内有小动物的鸣叫声。

  赵洞庭躺在床上,怀里拥着张茹。

  乐舞却是在乐婵的房间里。

  乐婵的肚子是越来越隆起了,同时脸上的母x光辉也是越来越显得柔和。

  看着站在铜镜面前轻抚着肚子,满脸幸福微笑的姐姐,乐舞j番yu又止,最终还是说道:“姐姐,我……”

  “傻丫头。”

  乐婵知道她要说什么,回头轻轻敲了敲乐舞的脑袋,笑道:“跟姐姐我还须说那么多做什么,这样以后我们全家就能永远都不分开了,姐姐只会为此而高兴。你这丫头也是,皇上都已经让你跟着我住到这后宫来,虽未册妃,但你也应该知道皇上的心意。你进了宫,册妃只是早晚的事情而已,皇上只是不想肖玉林面子上太过不去。你倒是好,又偷偷跑出宫去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乐舞嘟着嘴道:“我不是在意这个。只是……只是觉得对不住姐姐你。”

  乐婵摸着乐舞的脸,道:“皇上是天子,这后宫之中的姐m总会越来越多的。我啊,只要皇上能心中始终有我,便心满意足了。”

  “姐……”

  乐舞动情地喊了声,抱住了乐婵。

  翌日。

  夔州境内,珍州乐源有两拨快马出城。

  此时距离王大钢到南川求援才过去两日,岳鹏大军还未赶到乐源城内。

  首拨数匹快马出城以后,沿着官道直向南川县城驰骋。

  第二拨人则是向着南方而去。

  第一拨人在即将穿过珍州边界时,终于是撞上岳鹏所率的天魁军。

  快马在大军面前停下。

  大军缓缓驻足。

  有信差翻身下马,匆匆跑到军前,道:“我等乃是乐源守卒,有军情急报,特来求见岳帅!”

  然后这信差便被j个士卒带着往军中深处走去。

  岳鹏见到这信差,还只以为是乐源出事,有些惊讶道:“莫非大理军这么快便到了乐源?”

  信差道:“回岳帅,是皇城有信传于岳帅!”

  然后从怀中掏出密信,恭恭敬敬向着岳鹏递去。这密信还用竹筒封着,可以看得出来并没有过拆开过的痕迹。

  岳鹏听是长沙密信,神情便是陡然肃然起来,连忙接过信拆开。

  看过,却是眉头微皱。

  他不是舍不得区区乐源县,而是怕城内的百姓会遭遇不测。

  但皇上既然亲自传信让他赶往黔州,那足以说明,皇上应是打算在黔州布局。甚至这个局可能是针对所有新宋兵马。

  孰轻孰重,一目了然。

  将信件撕城碎p,岳鹏只稍作沉

  y,然后便让一支百人队带着诸多军旗跟着这j个信差往乐源而去。

  他只j代这支百人队的百夫长,让其在乐源做佯做大军守城之事态。同时也让其跟王大钢说着乃是皇上之令。

  天魁军其余将士走到官道j叉处,折道向东北方向行。

  而此时,往南行的那拨信差自是还没能得以和张珏所率的大军碰面。现在张珏大军尚且都还没有赶到绥y。

  傍晚时分。

  这拨信差到得绥y城外。他们都知道绥y城被大理军占据,自是不敢离城太近,更不敢直接去城内刺探的。

  但哪怕离着绥y城尚且有数里之远,也能闻到空气中隐隐约约的烧焦味。

  这让得数个斥候俱是惊疑。

  经过商量以后,他们终究是小心翼翼向着绥y城接近过去。

  越离得近,空气中的焦味便愈发浓郁了。

  直到他们到得绥y城外山中,用r眼都可以看清绥y城。这才发现,绥y城头已经没有大理军的军旗。

  烧焦味正是从城内弥漫出来的。

  在斥候队长令下,有两个斥候换上随身携带的便装,弃马往绥y城内跑去。

  城头外悬挂着十余颗头颅。

  城内满目疮痍。

  无数房屋被焚,街道上到处可见尸首。

  有百姓在嚎啕大哭。

  有些nv子尸t衣不蔽t,显然生前遭受过凌r。

  两个斥候俱是神情大变。

  大理军虽未屠城,但这般惨绝人寰的行迹,无疑也是让人痛恨到极致。

  只是,这却也不是他们两人能够改变的。

  很快两人便又向着山中跑去。

  得知绥y惨状的斥候队长眼睛通红,破口大骂。

  他有亲戚就住在这绥y城内。

  但其后,他还是咬牙道:“咱们速速去找张元帅!”

  j人牵马走出山林,继续向着绥y南面驰骋而去。

  到夜里,他们终于是在荒野间看到绵延的军帐和火光。

  张珏大军在野外扎了营。

  数人驰马直到军营前,禀明过身份以后,被带到帅帐内,见到张珏。

  张珏坐在主位上,下面有任伟、君天放、覃香等人。

  他脸上有着些微疲惫之se。

  这些天始终追击着这支大理军的步伐,不断将两军之间的距离缩小,不仅仅是他,军中将士想来都是有些疲惫的。

  “张帅!”

  j个斥候单膝跪倒。

  斥候队长从怀中掏出信道:“皇城有密信传于张帅。”

  张珏已经从士卒口中得知这j个斥候来历,听得这话,当即起身,过去接过了信。

  看过以后,神情也是微变。

  斥候队长又道:“张帅,大理军已经出了绥y城了。”

  这个消息,又让得张珏微愣。

  然后他问道:“他们去了哪里?”

  斥候队长道:“我等从乐源赶来,途中并未撞见大理大军。想来……他们应该是向西或者向东了。”

  张珏眼中闪过精芒,低声自语,“看来还真是让皇上给料准了。”

  他挥挥手,对斥候队长道:“你们辛苦了,先下去休息吧!”

  说着便看向了任伟、高兴以及天贵军的军长,道:“任军长、高军长、莫军长听令!”

  “末将在!”

  三人同时站起身来。

  j个斥候退出帅帐去。

  张珏道:“让将士们做好准备,明日天se放亮既立刻拔营!”

  赵洞庭的信和大理军的举动让他意识到这g大理军只怕真是冲着大宋腹地去的,这自是让他觉得更是紧迫万分。

  “得令!”

  任伟、高兴以及那姓莫军长拱手,也匆匆走出帅帐。

  姓莫军长全名莫栋,也是任伟从军中提拔起来的青年将领。

  “怎的忽然如此焦急?”

  三人刚刚走出帅帐,覃香就问张珏道。

  虽然明明知道大理军就在前面,但大军也不是想走多快便能走多快的。若将士太过疲惫,纵是追赶上去也只是送死。

  张珏将赵洞庭的密信递给覃香,道:“不急不行了。咱们这回,纵是全军覆没,也要将这支大理军给挡住。”

  看过信的覃香眼睛微微瞪起,“这些大理军竟是如此大胆。”

  张珏感慨道:“兵行险着啊!本唯有如此,才可能取得令对手难以预料的大胜。”

  此时,即便是他,心中也是有些佩f那段麒麟的。

  段麒麟这是在拿那十余万大军做赌注。

  因为这支大军只要不能长驱直入到长沙,被阻碍在途中,那便极可能是慢慢被耗死的下场。

  纵观以往历朝历代,直入腹地的远征军都只有两种结果。要么是成功直捣h龙,要么,则多数是全军覆没。

  翌日天se刚刚放亮,张珏率着三万大军匆匆向东而去。

  横山寨外再爆发战事。

  改道的大理军率先赶到横山寨。

  有斥候先行到横山寨内通知镇守横山寨的主将王子乾。

  王子乾再率大军出城,竟是又主动向城外宋军发起进攻。

  而柳弘屹上次吃得大亏,这回自是不可能再重蹈覆辙。横山寨内大理军刚刚出城,他便得到斥候传报。

  军营内冉安国、h志杰等将匆匆被召集到帅帐之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