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之雄霸海外 第2624节 中东地区的统治术

小说:大明之雄霸海外 作者:比萨饼 更新时间:2021-09-17 12:33:2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穿着一身灰色中山装,朴素只在胸前系了枚皇帝徽章的戴维先生健步上前,到了发言席上,他向帝后鞠躬,再向诸人鞠躬,礼节一丝不苟。

  所有的人都含笑看着他这个金发碧眼的红毛番,这是帝国重臣,淳淳君子,他在帝国里没有一个私敌!

  以他所创立的功绩,他足能把勋章挂满他的上半身充当防弹衣,他能穿出显赫的元帅军装,戴两条绶带---帝国海军元帅是蓝色宽边绶带,陆军元帅是黄色宽边绶带,左右手都不会闲着,分执海军与陆军的元帅节杖。

  他是南华帝国唯一一位海军与陆军的双料元帅、帝国一等公爵,世袭罔替!

  可是人们不嫉妒他,因为他为帝国创立的巨大功绩,他只是皇帝的私人参谋长、高级顾问,挂了个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的头衔,但无实权,他更多的是充当救火队员的角色,去到地方或军前任职,解决难题,打完回朝,交卸权利,闲暇时给皇帝作参谋而已。

  指挥战列舰编队打仗,颜常武自己都承认戴维先生的指挥能力不逊色于他;至于指挥陆军,他能让那些桀骜不驯的军头们老实听话,要知道这些军头,有的是大明官军出身,杀贼如麻,有的是八大王的干儿子,杀人如麻,有的是李闯王的部下,把前明都给推翻,许多人从前明的尸山血海里走出来,眼高过顶,然而所有的人都切实执行他的命令;他管辖地方,能让埃及那些无法无天的部族酋长亲吻他的靴子,北非海盗向他俯首贴耳。

  他的地位尊崇,但由于不掌实权,让那些攻击他说“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”的说法落不到实处,加上他精通国学,是南华帝国里少见的国学大师,很多人猜测他应该是中华某大能转世!

  戴维先生所讲的是“中东地区形势分析与统治攻略!”

  他曾经在奥斯曼帝国、叙利亚、埃及、北非等地打过仗,然后当总督,对那些地方有发言权。

  “他们那里的信条是‘我反对我兄弟,我和我兄弟反对我堂兄,我、我兄弟和我堂兄一起反对世界’!”戴维先生一开始的话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,这真的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地区,与中国人的信条截然不同!

  他们仔细地听着他的分析,思考着针对中东地区的统治术。

  戴维先生在中东地区的威名不仅仅在于他能打,杀人很多,这样不会让人信服,他能够成为中东的传奇绝非浪得虚名,他是少数几个会讲多种流利的地方语言的高官,他不仅仅把自己当成一个统治者,很多时候他成为了当地民众的老朋友,他穿着便装,每到一地,都能与当地人打成一片,上至部族长老,下到部族平民百姓,无论哪个部族,他和那些人谈笑风生。

  因为他尊重他们,他能穿着当地人的服饰,了解当地人的习俗,熟知当地人的文化,过着当地人的生活,能够摆脱一己成见,站在一个公允的角度去观察,分析,总结当地社会的内在规律,能够真正明白对方在想什么,而不是想当然的认为对方在想什么。

  如此有的放矢,他的统治就成功了,一定程度上,他成了那己人!”

  “中东地区内部的征战,千百年来一成不变,实际上就是最传统的部族混战,其它势力,之前的十字军也好,奥斯曼人也罢,还有现在的我们也好,不过是被卷入到了部族混战中去。”戴维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道。

  “这种部族混战属于中东地区常规社会结构的一部分,这种社会结构的形成有其内在成因,和当地社会的人文风物,历史记忆,社会传统,乃至于气候降水和地形地貌有莫大的关系,如果我们把中东视为一个生物体,那么这种混战本身就是这个生物体的一个器官。

  其它外来者,不论再怎么自诩神的子民如欧洲人,再怎么强大的火力如我们,凡是企图强力改变这种社会结构,都必然以失败告终,因为牵一发而动全身,你触及其中一部分,其它部分就会成为你的阻碍,因为它们相互之间是有机关联的。”

  “奥斯曼人很清楚这一点,他们统治那些部族,有几条红线,一条红线是那些部族不能反对奥斯曼帝国,不能与奥斯曼人唱反调;第二条红线就是部族得纳税,奥斯曼人需要时,部族得出兵相助,仅此而已!而奥斯曼人给自己也立了一条红线,那就是奥斯曼人不参与部族内部的日常管理,在中东地区,插手其它部族内部的事务是极其错误的,也是普遍不被接受的,井水不准犯河水,这是一条看不见但确实存在的红线,不可逾越!”

  “不要指望改变他们,我们中国人说的是人定胜天,而部族人认为谁穷谁富是神的旨意,比如你给他们送钱,他们不会感谢你,他们要感谢的是他们的神!是他们的神,把我们这些愚蠢中国人的钱送给他们。”(戴维先生的话引发一阵轻笑)

  “你可以说他们不识好歹,他们则说部族事,部族了,您中国人算哪根葱?”

  “奥斯曼人之所以成功,就因为他们没有践踏那些红线,如果他们没做到,那他们同样是遍地烽火,十八家反王,三十六路烟尘!”

  “臣在中东地区的管治,也遵循了这些红线原则,尊重地方部族,要他们交税,派人,不从的我们中国人就去打他们,抢他们的财物和女人,但不插手他们的内部事务,他们不仅不反对我们,还说我们上道。当然,不要以为部族这么听话,臣也是抓住了部族人的一个重要信条,那就是‘事强’!”戴维先生说道。

  “你一定要强大,只要你强大,他们就会听你的,各地部族对于附庸一个强力主体并不排斥,这个强力主体可以是另外的部族,可以是十字军,可以是奥斯曼人,可以是我们中国人,当这个主体号召它派兵参战时,只要你分它一些战利品,给好处他们,它也愿意服从于你,下跪叩头口称万岁这些都不是事,但如果你要插手它部族内部事务,对不起,反你没商量。”戴维先生指出道。

  部族需要的是一个可以附庸的强权,而不是一个对他们部族内部指手画脚的事儿妈,谁企图去当这个事儿妈,所以成了全民公敌,先有奥斯曼人,后有我们,都有效的填补了“用来依附的强权”这一生态位,自然无往不利。

  “对于部族来说,比我大的就是强权,我们就要做这个强权。”

  “他们没有国家观念,只有部族观念,这些部族平日里自行其是,盈亏自负,哪怕是在我们旗下,相互间的混战和敌对照常进行,你不要去管他们,任由他们打生打死,不要去裁决谁对谁错,那是浪费时间,只要打赢的那一方不自己膨胀,照样听你的话就成。如果他不听你的话,你才可以大巴掌打他,否则千万别出手,那是浪费时间。”

  ……

  戴维先生娓娓道来,内容翔实而丰富,字数一点都不灌水,干货十足,众人听得津津有味!onclick="hui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