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龙王林萧 第1274章:前来求助

小说:绝世龙王林萧 作者: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:2020-03-30 21:54:2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7777.!无广告!

  剑无极咳嗽了几声,斜眼看着林萧,“哼!还有不到一年时间,如果不尽快找到润甲乌,你的身体怎么办?”

  林萧皱了皱眉,“可是师父你受了重伤,至少也得几个月才能完全康复,现在就去奔波,以你的年龄恐怕吃不消啊……”“切!”

  剑无极十分冷傲地说道,“老夫虽然一百多岁了,但这身体不比你们年轻人差,我这可是童子功,不像你……”“我……”林萧干笑道,“我也是童子功,怎么了?”

  “信你才有鬼。”

  剑无极嗤笑道,“都有老婆的人了,还敢跟我说童子功?

  要脸吗?”

  “我们其实还没有,真的……”林萧觉得讨论这种事情十分的尴尬。

  “我不信!”

  剑无极老神在在地闭上了眼睛。

  爷俩正在书房聊着呢,南宫锦端着一盘水果和点心走进来了。

  “师父,你们聊了这么久,吃点东西吧。”

  南宫锦把吃的放在桌上,看了眼人高马大的不败,心中有些惊讶。

  “老婆!”

  林萧笑道,“正要跟你说呢,这傀儡至尊我终于可以控制了。”

  “是吗?”

  南宫锦惊讶地瞪大眼睛,“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  “嘿!”

  林萧说道,“今天晚上叫上小粟,咱们去外面吃,这几天老是让你做饭,都把你累瘦了。”

  南宫锦嫣然一笑,“王妈做的饭不合师父胃口,我当然要亲自下厨了。”

  “还是我老婆好!”

  林萧傻乎乎地笑道。

  剑无极眼神复杂地看着南宫锦,神情闪烁不定,一直憋着没说话。

  “咳!我不出去吃了,晚上我要闭关养伤,老了,身子骨不行啦……”剑无极也不知想到什么,站起来朝外走去。

  南宫锦疑惑地看着剑无极,小声道,“林萧!师父好像每次看见我都不太高兴似的,我没得罪他老人家吧?”

  “老头就那样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  林萧不以为意地说道。

  “哦!”

  南宫锦还是有些敏感,她坐到旁边忽然目光一转,看到书房架子上一个从未见过的铁盒子,忍不住问道,“那是啥啊?”

  林萧看一眼,随口道,“师父给我整的药,解我身上诅咒的,好像叫什么精铁心吧。”

  精铁心?

  南宫锦心里咯噔一下子。

  她已经收集了四种药材,只剩下精铁心和润甲乌。

  没想到精铁心来的这么突然,近在咫尺。

  南宫锦深深地看了林萧一眼,突然说道,“你的诅咒肯定会如愿解除的,放心吧。”

  林萧还以为南宫锦在安慰自己,无所谓地说道,“其实根本就没事。

  说什么我活不过三十岁,那都是骗人的。”

  “嗯!对了,那个宁紫飞非要见你一面。”

  南宫锦说道,“一直在客房等着呢。”

  “是吗?

  他还没走?”

  林萧哑然失笑。

  提起这件事,南宫锦也是有些无奈,本来准备充分还打算来一番唇枪舌剑呢,谁成想宁紫飞太好说话了,南宫锦的任何建议都被采纳了。

  本来已经与南宫锦签下了协议,协议内容也报备回祖家十三人议会,可宁紫飞就是赖着不走,非要见林萧。

  林萧不主动接见,宁紫飞也不敢造次,就躲在客房里等着。

  南宫

  锦过来,其实就是跟林萧说这件事,毕竟已经是合作伙伴,对方又如此谦虚礼让,老让人家等着不合适。

  “是吗?”

  林萧笑道,“这老小子不是很嚣张吗?”

  南宫锦也笑了,“我听上官先生说,宁紫飞知道你跟浪的关系,还听说你在镇南的事情,突然就变了性子。

  他本来是真的想来镇南找我的麻烦,现在完全变了态度。”

  “哼!算他识趣。

  否则我肯定找他的麻烦。”

  林萧站起来说道,“他想见我,就让他来吧,我正好问问他关于西域的事情。”

  南宫锦点点头就要出去。

  “等一下老婆!”

  林萧站起来把放置精铁心的盒子拿起来,“这药材你帮我收着。

  我跟玲珑说了,她说有办法把精铁心保存起来又不会坏掉,你完了辛苦一下问问她该怎么办。”

  南宫锦眼睛亮了一下,赶紧说道,“行!我来安排。”

  有了精铁心,南宫锦只差一味润甲乌了。

  距离目标越来越近,而南宫锦的心却越来越沉。

  等到集齐六味药材,按照古籍上的方法去给林萧换血洗毒,也就意味着南宫锦与林萧将天人永隔。

  即使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份,南宫锦也没有因此而放弃以命换命的打算。

  南宫锦现在唯一担心的,就是端木依知道后会阻止她这么做。

  南宫锦快步离开。

  过了一会儿,宁紫飞便小心翼翼地敲了门。

  “进来吧!”

  宁紫飞进来后,便满脸堆笑地说道,“林先生,久仰大名,今日一见……”“我们以前并不认识吧?”

  林萧笑了笑,“所以客气话就不要说了,坐吧。”

  “是是是……”宁紫飞有些尴尬。

  在机场时那份嚣张和不可一世早就不复存在了。

  宁紫飞坐下之后,镇定了一下心神,笑道,“林先生,我听纵横大哥说,您帮过他的大忙是他的恩人,如果不是您,他恐怕早就身败名裂,家破人亡了。”

  “呵呵,这话重了。”

  林萧笑道,“你这次来有什么事吗?

  听说你等了我一整天。”

  “对对对,”宁紫飞苦笑道,“我的确有事求林先生帮忙。”

  “堂堂纵横集团老总,身价上千亿,还有求到我的地方?

  不能吧?”

  林萧假装惊讶地问道。

  “哎!”

  宁紫飞长叹一口气,“如果不是遇到难题,我也不会千里迢迢跑到江南区来寻求合作。”

  西域虽然人丁稀少,但地广物博资源却是丰富。

  宁紫飞从小小的建筑工地头目做起,几十年时间成为首屈一指的大集团老板,其中艰辛自然不为外人所知。

  就是这样一个外人眼中高高在上的大老板,却过的并不舒心。

  尤其涉及到建筑工程方面,近几年更是被人刻意打压,生意一度严重缩水。

  如果不是在当地的发展遇到了瓶颈,宁紫飞也不会千里迢迢跑到江南区来寻求合作。

  别看他趾高气扬,其实只算一种表面现象,是为了给人一种他从来都是千亿老总身份的假象。

  “是吗?

  你一个千亿集团的老总,能有什么麻烦?

 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就算有些竞争也动不了你的根基吧。”

  林萧若有所思地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