哮天并未返回离恨天,而是通过这处神狱的特殊空间构造,直接离开了。

  虽然哮天的实力并未达到大罗境界,按理说是不能够随意穿越诸天的。

  但因为华族神灵的修炼体系和一般的修行者不一样,哮天又是二郎神君的绝对伙伴,所以掌握了很多秘术。

  再加上体质不同,所以哮天是可以在诸天之中自由穿梭往来的。

  但这种能力也有一个很大的局限,那就是只能用在自己身上,而无法携带亲眷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哮天不能带着江寻南一起离开的原因。

  对此,薛安也只能嗟叹一声,然后便带领着众人离开神狱,往离恨天而来。

  此刻的离恨天,却早已炸开了锅。

  那一日日月倒转,天地震动的异象令离恨天中所有的强者都为之心悸。

  因为很多人都可以感受到,曾经掌管此方天地的离恨天君,属于他的气息正在急剧消散。

  这一方天地中原有的秩序已经被打破,所以才会出现日月倒转这样的奇景。

  而这一切征兆都说明,原来的此界之主离恨天君,很可能已经陨落了。

  不然的话,他也不能允许自己的世界出现这种乱象。

  这个想法,令离恨天中的各方强者全都为之惊惧。

  毕竟,能让离恨天君这种活了上万年的绝世强者都陨落,动手之人的实力绝对更为强悍。

  甚至很有可能是仙王级,甚至仙王以上的至尊高手。

  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整个离恨天估计都不够人家一拳的。

  这自然令所有人都为之惊惧。

  因此一开始的时候,各方强者全都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,不敢有丝毫的异动,静静的等待着强者的降临和审判。

  可就这样等了几天之后却发现,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。

  除了日月因为失去了掌控而变得运行无常以外,整个离恨天一片平静。

  没有强者降临,甚至连多余的异动都没有。

  这种情况,让众多强者的心思开始变得活络起来。

  莫非是过路的强者将离恨天君给杀了,然后就直接走了?

  又或者是……双方实力相差不多,所以拼了个两败俱伤,最终一起陨落了?

  不然的话,怎么这么久了也不见有人来呢?

  但不管是哪个想法,都说明离恨天暂时安全了。

  而一旦没有了性命上的威胁,各方强者的野心便再也压制不住了。

  要知道这离恨天可是号称神界第一天,不管是灵气还是天道法则,在神界之中都不做第二人想。

  有很多人都传说,这位离恨天君的资质其实是很愚钝的,但就是因为他掌控了这处福地,修为方才突飞猛进,并最终修成半步仙王,成为了神界之中屈指可数的大人物。

  这也从侧面说明,这离恨天的资源到底有多丰富。

  而现在离恨天君极大概率上已经陨落,整个离恨天可以说已经成为了无主之地。

  这样一块肥肉摆在众人面前,自然令各方强者垂涎三尺。

  就在这种按捺不住的野心之下,整个离恨天开始陷入了纷乱之中。

  而一幕幕关于同盟。背叛、争斗、阴谋的大戏更是轮番上演。

  就在这种其乱无比的局势之下。

  严家众人也变得有些亢奋起来。

  要知道严家虽然并非此界豪强,但因为财力雄厚,在离恨天的强者之中也算颇有名望。

  而在这个时候,因为离恨天的局势很是均衡,各方势力虽然都想将对方置于死地,但一时间却都无法做到。

  所以算是外界势力的严家就成为了香饽饽。

  各方势力同时抛出橄榄枝,希望能跟严家联盟合作,好一起谋夺这离恨天的庞大的产业。

  严阳这几天激动的根本睡不着觉,接见了一个又一个的各方使者,更是眼看着各方势力开出的价码一点一点的增高。

  这种感觉,让他兴奋不已。

  因为严家早就有意进驻离恨天,毕竟这里才是神界最强盛繁荣的所在。

  只有在这里扎下根,那严家才算是真正的成为神界之中的豪门大族。

  只不过以往因为离恨天君太过强势,他们最多也就是将触手触碰到边缘之城而已,除此之外就再也无法存进了。

  可没想到这次因为严媚殊的话,他们走进了这离恨天中,歪倒正着之下,居然获得了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。

  这怎能不令严阳为之兴奋。

  甚至整个严家都变得有些飘飘然起来,认为进驻离恨天,成为真正豪族之事已经指日可待。

  就在这种近乎狂热的气氛之下,唯有严媚殊一直保持着清醒。

  这一日。

  当又有一名来自其他势力的使者离开之后,严阳喜滋滋的召集众人在大堂之中集会,商讨下一步怎么办。

  当听到严阳在上面志得意满的夸夸其谈之时,严媚殊终于按捺不住,走出队列,冲着自己的父亲一施礼。

  “父亲!”

  被在滔滔不绝的讲述着以后严家美好愿景的严阳,对严媚殊的打断十分不满,不禁沉声道。

  “媚殊,怎么了?”

  严媚殊略沉吟了片刻,然后才郑重道:“父亲,我认为现在并非是跟这些势力接洽的好时机!”

  严媚殊的话引来严家众人的一阵骚动,严阳更是微微一皱眉,“哦?为什么这么说?”

  严媚殊深吸一口气,“很简单!因为薛先生还未回来!而在他没有归来的前提下,这些各方势力的所谓图谋,就跟镜中月水中花一样,全是虚妄!因为……。”

  严媚殊的神情渐渐变得严肃,沉声道:“只要他一旦归来,这些势力和所谓的强者,都不过是个笑谈罢了!”

  轰!

  严媚殊的这番话让全场先是一静,然后一片哗然。

  因为她说的委实太过骇人了,更何况现在的严家经过各方势力的吹捧和拉拢,所有人都已经变得飘飘然,因此在听到严媚殊的这番话后,不禁更觉刺耳。

  就连严阳,面色也是为之一变,然后颇为不快的靠在椅子上,冷声道:“照你这么说,这位所谓的薛先生一天不回来,我们就得在此等一天了?”

  严媚殊点点头,“是的,父亲大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