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……怎么回事?”熊海失声惊呼,并开始极力挣扎,想要挣脱开这只手的掌控。

  可不管他用什么办法,都无法撼动这只手的一分一毫。

  相反的,这只手还越捏越紧,让熊海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。

  “原来是……是你!”

  这时熊海终于看清,抓住自己的人居然便是白天在大街上那个不起眼的男子。

  心念电转之间,他就明白这个男子是在故意伪装,他原来才是最厉害的那个。

  一旦明白了这个道理,熊海便不由得悚然而惊。

  这个男人绝对不简单。

  可惜,这么重要的消息,他却无法回去送信了。

  薛安轻叹一声,“你知不知道大晚上的打扰人休息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?”

  熊海神魂颤动,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  薛安微微一笑,“你也姓熊?”

  “是又怎样?”

  “很巧,前几天我刚杀了一个人,也姓熊!”

  “你是黑铁城那个人!”熊海声嘶力竭的吼道。

  可惜,化为飞虫的他,即便大吼起来,声音也十分的微弱。

  薛安点了点头,目光微冷,“你星夜到访,是不是准备杀了阿屠,然后将他的天赋都给吞噬掉呢?”

  此刻的熊海惊恐万状,听到薛安这么说,更是连回应都做不到了。

  薛安点了点头,“很好,看来就是这样了!阿屠!”

  “大人!”阿屠上前一步,不知道薛安唤自己做什么。

  与此同时,薛安突然一捏手中的飞虫。

  “啊啊啊啊!”熊海惨叫起来,然后声音才戛然而止。

  而后就听砰的一声闷响。

  满屋飞虫便应声落地,现出了熊海的尸体。

  薛安猛然往后一扬手。

  一道白光闪过,直接钻进了阿屠的额头之中。

  阿屠浑身一震,就觉得脑海中突然多出了很多东西。

  这时薛安淡淡道:“闭目凝神,吸收这一切。”

  阿屠赶忙按照薛安的吩咐开始闭目凝神。

  片刻之后,他才睁开双眼,满脸骇然之色。

  “大人……。”

  薛安道:“此人的天赋不错,杀了可惜了,便赐给你吧!”

  薛安现在早就已经将这个世界的天赋搞清楚了。

  这天赋说白了就是依附于人神魂之中的一种能力。

  因此薛安直接从熊海的神魂之中将他的天赋剥离出来,赐给了阿屠。

  对于这一切,阿屠当然不懂,但却不妨碍他用崇拜的目光看着薛安的背影。

  这时薛安看着满地的尸体,随手一挥,便有火焰覆盖其上,将其烧为了虚无。

  “大人,我们怎么办?这帮家伙已经打上门来了,要不要杀回去?”阿屠满脸杀气的问道。

  作为从小就在这个世界的底层挣扎求生的少年,阿屠从来就不是什么乖宝宝。

  尤其现在对方都已经杀上门来了,不打回去难道还原谅他吗?

  薛安闻却只是一笑,然后摇了摇头,“不用了。”

  薛安有预感,明天的水祭大典,应该会有自己想要等的东西出现。

  至于一个小小的熊家,薛安还真懒得主动出手去对付。

  阿屠一怔,“大人,那我们现在做什么?”

  薛安笑了笑,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行啦,去睡你的觉吧,想要对付熊家的话,也不急在这一时,等明天的水祭大典吧!”

  阿屠有些糊涂了,但薛安的话对他来说就是圣旨,因此点了点头,“是!”

  阿屠回自己的屋子去睡觉。

  薛安瞅了一眼已经破掉的墙壁,还有外面空荡荡的走廊,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然的笑意,然后也转身回屋了。

  过了片刻之后,才有一个人探头缩脑的看了看这间墙壁都已经倒塌了的房间,然后咽了口口水,转身跑开了。

  熊家。

  熊家家主熊喜总觉得今晚有些心神不宁。

  这段时间熊家可谓风波不断。

  先是自己最疼爱的小儿子,已经独立执掌熊罡兵的熊磊死在了黑铁城。

  熊家的势力因此受到了很大的冲击。

  而今晚,自己的大儿子熊海则出去掠夺一名少年的天赋。

  虽然这名少年在白银城中全无根基,而且自己的儿子还是带着很多卫兵一起去的。

  按理说应该万无一失。

  可熊喜总觉得有些心惊肉跳的,索性便坐在大厅之中喝茶等候。

  终于。

  熊家的大管家急匆匆的跑了进来。

  一见到自己这位大管家的面色,熊喜的心不禁一沉,“怎么回事?熊海没回来吗?”

  这位大管家面色悲戚,“家主,刚刚旅店的小二跑过来送的消息,说……。”

  “说什么?”

  “大少爷他……他们全军覆没了!”

  “什么?”熊喜霍然站起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“让他来见我!”

  虽然心跳如鼓,可熊喜这时候还是保持着镇定。

  很快。

  那名旅店小二便被领了进来。

  “怎么回事?详细说来,一个字都不准遗漏!”熊喜厉声道。

  “是!”

  因为那旅店算是消息集散地,因此很多豪门家族都会在其中安插自己的眼线。

  这名店小二便是熊家培养出来的一个眼线。

  然后这名店小二就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讲述了一遍。

  “家主,大少带人冲进来后,我躲在远处看着,开始的时候很顺利,可后面空中便突然浮现出很多的刀刃,直接杀掉了所有的卫兵。”

  “可大少躲开了这一击,然后化身虫群,冲进了房间之中。”

  “那你看到什么了吗?”熊喜沉声问道。

  小二摇了摇头,“我不敢过去,但小人的天赋就是听力,所以便听到大少用很惊讶的语气说了一声,居然是你!”

  “然后呢?”熊喜皱着眉头问道。

  “然后……。”小二面现恐惧之色。

  “然后我就听到房间之中传来了几声大少的惨叫,最终变得死寂。”

  熊喜面色惨白,身形都有些摇晃起来。

  管家赶忙上前,“家主!”

  熊喜摆了摆手,然后冲小二说道:“很好,你做的不错!先下去吧!”

  “是!”

  这小二走了。

  熊喜面色阴沉的可怕,猛然一拍桌子,杀意欲狂的说道:“此人,是在向我熊家挑衅!”